二维码登录QQ给别人(QQ二维码让别人登录)-视角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最新

二维码登录QQ给别人(QQ二维码让别人登录)

投稿 投稿 2022年11月24日 14:34:22 【最新】 497人已围观

摘要澎湃新闻记者喻琰薛莎莎实习生苏莹6月27日凌晨,张华被久未联系的好友电话叫醒。电话那头,好友告诉他,他的QQ被盗号了,账号给100多名QQ好友发了不雅信息和图片。“大型社死现场!”张华感慨。他已使用QQ账号10多年,每月登陆几次。张华的经历并非个例。6月26日晚间,全国多地网友爆料称,QQ平台出现大规模用户被盗号事件,被盗的QQ号深夜向多个好友及群聊发送不雅色情图片。对此,腾讯QQ官方6月27日发表声明称,调查发现事件主要原因系用户扫描不法分子伪造的游戏登陆二维码并授权登陆,该登陆行为被黑产团伙劫持并记录,随后被不法分子利用发送不良图片广告。

澎湃新闻记者 喻琰 薛莎莎 实习生 苏莹

6月27日凌晨,张华被久未联系的好友电话叫醒。电话那头,好友告诉他,他的QQ被盗号了,账号给100多名QQ好友发了不雅信息和图片。

“大型社死现场!”张华感慨。他已使用QQ账号10多年,每月登陆几次。

张华的经历并非个例。6月26日晚间,全国多地网友爆料称,QQ平台出现大规模用户被盗号事件,被盗的QQ号深夜向多个好友及群聊发送不雅色情图片。

对此,腾讯QQ官方6月27日发表声明称,调查发现事件主要原因系用户扫描不法分子伪造的游戏登陆二维码并授权登陆,该登陆行为被黑产团伙劫持并记录,随后被不法分子利用发送不良图片广告。

涉事的第三方平台超星学习通客服此前回复澎湃新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萍向澎湃新闻介绍,近年来QQ账号被盗的情况一直存在,或可说明QQ官方对用户隐私保护的监管存在一定漏洞,所以黑产才选择QQ这样有一定用户基础的平台作为违法犯罪的“作案现场”。

李萍认为,很多用户已改用微信,QQ已不是主流社交软件,账号被黑后少有人找回,也少有人主张权利;QQ账号虽被弃置,但其中存在着大量的隐私资料以及相关联系人信息。这就好比窃贼进入一个放有财物的空房子,任取财物却较少有风险。

李萍坦言,目前腾讯QQ官方已向社会做出回应,正在收集整理黑产团伙的犯罪证据,若是腾讯后期可以向警方提供相关犯罪证据,警方则会依法立案调查。一旦查实黑产盗取大量QQ账号发布不雅图片,就构成非法利用信息系统罪,如果存在利用QQ账户进行金融诈骗、盗窃等行为,还构成诈骗罪或者盗窃罪。

澎湃新闻以“QQ盗号”为关键词检索裁判文书网发现,相关裁判文书网共有20份,大部分判决书披露盗号者最后以诈骗罪或其他罪判刑三年以下。

一则广西2021年的判决书载明,被告人磨某相伙同被告人磨某礼、黄某绵,以非法途径获取他人QQ账户和登录密码等信息,冒充该QQ账户持有人向该账户的好友发送消息,谎称朋友住院急需用钱,虚构已经转款给被害人的截图,后要求被害人向其指定的支付宝、微信等账户转款从而骗取财物。

最终,磨某相、磨某礼及黄某绵三人被犯诈骗罪,分别被判刑并处罚金。该案中,被告人彭肖某某、磨某诗、磨某礼、陆某德、磨某礼、谢某京、宋某业等人也因使用同样手段实施诈骗被判刑。

此外,前述被告人使用的工具,是被告人廖某彬创建的远程操控木马软件,租赁期间廖某彬通过网络负责木马软件的授权、维护、更新。廖某彬犯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罪被判刑。

专家:尽量避免重复使用同一套密码

曲芒曾经历过两次QQ被盗号。

曲芒读大一时,曾遇到过朋友QQ被盗号的情况。“我当时的同班同学,还没见过面,过了几天,就给我发了消息,说给她充话费。”当时曲芒觉得奇怪,于是没有充,过了一段时间,才知道同班同学的QQ号被盗了,是骗子冒充了她。

2016年,曲芒自己的QQ号被盗了。黑客冒充她,向曲芒的QQ好友借钱,“我几个好朋友真的以为盗号的骗子是我,直接转账了”。在好友的提醒下,曲芒赶紧向QQ中心申诉找回账号。

曲芒称,当时被盗金额总共未超过500元。她猜测,盗号和她设置的密码过于简单有关。

随着社交媒体的发展,从近五年的发展趋势来看,宇航认为,大家对于个人信息隐私保护的意识一直在增强,盗号的现象呈先上升后下降的趋势。“QQ早期盗号现象蛮的,但现在相对较少,现在对于QQ账号的管控其实是比较好的。”

此外,宇航表示,近两年,国家对于网络诈骗的打击力度很强,*系统都会打击网络诈骗,综合分析来看,近两年的诈骗案件相较于以前也有所缓解。

被盗号后,如何减少个人损失?

从用户角度来看,宇航建议,每个用户都应该去检查一下QQ号是否真的被利用了。如果被盗号了,应该尽快去拿常用的密码做一次整体更新。“我们需要有这种常见的安全意识,因为我们并不确定黑客通过这些手段拿到了具体怎样的信息。

其次,注意将银行卡密码等关键密码设置的生日信息等隔离开,尽量避免重复使用同一套密码。此外,非官方渠道的二维码、链接、网站、应用尽量不要使用,避免信息泄露。

对于平台运营者,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数字经济法律事务部执行主任孟博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网络运营者处理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诚信原则,不得过度收集个人信息。网络运营者应当采取技术措施和其他必要措施,确保其收集的个人信息安全,防止信息泄露、毁损、丢失。在发生或者可能发生个人信息泄露、毁损、丢失的情况时,应当立即采取补救措施,按照规定及时告知用户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网络安全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网络运营者应当制定网络安全事件应急预案,及时处置系统漏洞、计算机病毒、网络攻击、网络侵入等安全风险;在发生危害网络安全的事件时,立即启动应急预案,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并按照规定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责任编辑:胥辉 图片编辑:沈轲